bokee.net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旧设备装运前预检---一个经历者的亲身感受

                                    旧设备装运前预检---一个经历者的亲身感受

    旧机电产品进口预检验的政策, 已经成为中国严格控制垃圾设备进入中国市场的一个有力武器, 我希望中国政府能100%地贯彻执行, 希望某一天中国的贸易法规也能让诸多的欧美外商顶礼膜拜, 身体力行.一如中国商家对欧盟及美国的诸多贸易法规谈之敬畏, 身体力行.

    只是, 我想要讲的是, 当我们在设定诸多的限制和要求的时候, 我们的主管部门能够在某些环节上能体现高效和原则, 毕竟这是一个亲商的,与国际接轨的年代.

    以下本人想通过一个实际的案例来反映旧机电产品进口前装运前检验政策执行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供大家参考或探讨.

多个Location

    这是一份包含设备分布在美国三个洲三个城市的装运前预检申请, 涉及金额约$40万, 旧设备及相关备件,工具42种.在这之前, 我仅仅做过设备分布在两个国家的申请, 而分布在3个LOCATION 的申请尚属于第一次.

    这种合并形式的预检并不好, 因为只要有一处的预检环节有问题, 将会导致其他地方设备预检进度的延误.

    由于公司项目众多, 在目前商战形势瞬息变化的今天, 试图提前3个月从客户获得设备进口的长期计划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多频次的申请, 导致CCIQ 对我司颇有微词, 最终导致申请的过程极不顺利. 你无法预料到你的申请递交上去之后是否或何时被退回, 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欲速则不达的后果. 我们不得不时常面临商检局要求合并而将申请资料退回的问题. 退回方有地方商检局, 有省商检局.

所以出现一个申请包含3个LOCATION的问题就见怪不怪了.

这份预检申请的个地方分别在美国的 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MA), 加利福尼亚州(以下简称CA), 北卡洛莱纳州 (以下简称NC)

 

 红证,红证!

    这次红证审批速度快得惊人, 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5/9预检资料递交苏州商检局, 5/18出红证,委托北美的CCIC 进行装运前预检. 不管怎么说, 红证的快速高效,让我为之庆幸不已, 因为至少为日后预检环节争取了一些时间.

    5月21日, 我联系上了北美CCIC , 按照CCIC 的要求, 我提供3个地方的授权代表, 并将备案清单按照地点进行分类.

    北美CCIC 的报价比往常来得慢了些, 我是在5月25日收到的预检报价, 尔后在第一时间, 我开始进行付款申请, 申请付款开始的时间是5/25日, 付款完成时间也较以往的急件慢了一些, 5月31日, 我被公司财务部门通知, 付款完成.屈指数数, 付款时间用了6天. 在此其间, 5月26,5月27日是周末,

    从接到红证到付款完成, 足足花了10天,  除了不可控制的外部因素外, 内部流程本来可以走得更快一些. 因为以往的急件, 只要有高层管理人员介入, 付款可以在2-3天完成., 看来流程规范是最重要的, 但是大企业病下谁来规范整治这种流程呢?

 

预检计划

     CCIC 5月31日 收到预付款后, 其反馈算是比较迅速, 他们于6月1日公布出了预检验计划, 与以往相比这个计划相当紧凑和高效. 我心里暗自庆幸,如果按照节奏,从开始的申请, 到预检,到最后的出证, 这个CASE有望控制在2个月之内,相信这个case会成为预检验的一个最佳案例.

存放地点为加利福尼亚州(以下简称CA),计划6/5预检, 检验员为来自CCIC 的James

存放地点为北卡洛莱纳州 (以下简称NC) 计划6/6预检, 检验员为来自CCIC 的 John

存放地点为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MA),计划6/8预检, 检验员为来自CCIC 的 John

在计划付诸实施之前, 我必须与发货人进行二次确认,以避免出现任何纰漏.同时也委请发货方的授权代表主动跟CCIC 联系, 以期预检能顺利地进行.

所以内外部的沟通是相当重要的. 在加州的授权代表CORLOS 在接到CCIC 的预检之后, 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诧异, 说他们没有设备到中国, CCIC 反过来找我, 说我信息不准确, 当时适逢周末, 我电话给项目经理,项目经理说绝对有, 也从没有任何CANCEL , 我不得已于在周末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将要预检的英文设备清单发给了CARLOS , 他才如梦方醒, 承认有这样一回事情.

在3个LOCATION的预检过程中这只是个小插曲, , 而另外一个LOCATION , 即CA 州的MIKE 负责协调的那个case 就没有如此简单了, 其间据说发生过一些不快, 就是这样一些不快, 导致整个预检环节的延误.

 

文化冲突?

    在预检之前, 另一个PM 跟我讲, Mike对预检验这个流程感到非常的厌倦, 我跟PM 强调, 这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问题, 这是法律要求, 属于强制性的. 我不知是否就是因为这种心态导致了这个CASE 后来出现的那些插曲, 反正, 在预检结束后, 我接到了PM 和在MA 做为授权代表MIKE的Complaining .

    按照正常流程, 预检完成之后, 如果有不符合事项, 发货人或申请人需要提交CA , CCIC 评估后认为可行的话, 将在7个工作日内出具报告.  预检是在6月8日完成的, CA 是在6月16日递交给CCIC 的, 之后我只看到MIKE 在以EMAIL 反复地向CCIC 催问状态, 而CCIC 没有任何反应.

    我跟CCIC 联系的客户服务人员联系, 客户服务人员, 让我联系inspector , insecctor  说发货人还缺一个设备中部件的Manual .  其实这种MANUAL  可有可无的.

但凡事到了认真的时候, 你如果不提供, 那么就会成为大事.

     Mike 说, Inspector针对其中一台测试设备, 提出要分开备案, 其实内行人认为, 这不是CCIC 的责任范畴, CCIC 应该根据我们已经备好案的清单去检验, 而无需对备案本身提出质疑.我诧异于CCIC 检验员何以有这样的要求? 后来得知, 该检验员是从CCIQ 刚调到CCIC 去的, 难怪, 角色还没有转换过来呢!

要分开备案, 就要分开检查, 这就是这位检验员当初的思路.

     美国人显然不理解, 也无法满足检验员的这种要求, 他们耿直地将问题捅到了检验员的老板那儿, 最终, 预检员接受了美国发货商的要求, 但, 检验员也因此而按部就班地开始做事情,  Mike 后来跟我说,  The inspector lost face when I escalated to his boss  on a decision, He became very upset

    糟糕的是, Mike 在向我投诉, 指责检验员的不是的邮件中, 粗心的他在邮件中竟然没有删除那个检验员的姓名, 在这种情形之下, 毫不夸张地讲, 似乎有点国际玩笑开过了头, 我无法给予他任何明智的建议, 最后不得不将这个尴尬的问题汇报给我自己的老板. 我的老板又将该问题转告给项目上的顶级老板.

    问题后来怎么解决, 我不得而知. Mike 显然没有勇气向CCIC 的预检员道歉, 其实他自始至终就不认为他有错, 在后来我与他的沟通中, 他说Escalation is a part of business ,,不过, 他还是对日后与CCIC 共事 感到大伤脑筋, 他有很多的担心,如该检验员会不会故意不接受他的CA , 或者甚至通过关系在通关环节上故意为难这票货,问我有无好的建议.

    我首先跟他讲他担心的问题是绝不可能发生的.我跟他说这种问题的产生是因为文化差异引起的.大概美国人认为, 如果对方不能解决问题, ESCALATION 是正常途径, 而中国人会采取比较变通的做法, 先礼后兵, 如与对方先喝杯咖啡以缓解冲突. 如果最终依然不能达成一致, escalate 也未晚矣. 中国有句古话:"不打不相识" , 没准日后你不喜欢的人会成为您的朋友.

    Mike 从一开始的不理解他自己有什么错, 经过我与他的多次沟通, 渐渐地意识到了解和学习中国文化是应该的或必要的, 他表示愿意为此改变自己的一些工作方式, 因为他的目标就是在Business 的环节中, 如何能顺利地transfer 这些设备, 以减少对整个buisness 目标的负面影响.

 

几个Non-compliance

其中一台示波器的制造年份与备案不符; 初步评价为4,3

其中一台功能测试机上配有一台电脑, 旧电脑为中国明令禁止进口的货物, 初步评价为4,3

4 代表发现与检验依据不符,可技术处理,建议可以启用;

3 代表发现与备案不符, 建议变更备案.

第一个不符合事项, 是个小问题, .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不符合事项是个大问题, 该电脑是与设备配套使用的, 内有专用的软件和硬件.在某种意义上, 没有该电脑, 该设备基本上相当于废品.但这种解释似乎不为CCIC 的检验员所接受,故报告中出现了“此为中国明令禁止进口的货物”。

尽管类似的问题我们曾经处理过, 从报告的不符合事项和发货人采取的CA 来看, 该批货物没有多大问题,但我总隐隐约约地预感会发生什么

 

绿证,绿证!

6/29日, CCIC 客户服务人员邮件通知我, 预检报告通过Fedex 发出,  7/2 下午, 收到报告. 有一份正本的预检报告和两份副本, 奇怪的是这次多了一个类似关封一样的文件, 上面写着必须由备案局官员亲自开启. 我不清楚这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附加文件而里面的内容由无从得知, 是投诉抱怨内容还是别的什么?我只能胡乱猜测. 

Anyway ,接下来的是就是要Focus on 换证一事了, 换证会顺利吗? 省局在他的工作章程中承诺, 接到单证后3个工作日内出证, 为防止意外, 我放宽一些时间, 从7/3日算起, 递交苏州CIQ , 苏州CIQ 于7/9日递交南京CIQ , 按照3个工作日的承诺, 7/13日我们应该能拿到绿证了吧?

但显然企业在某种程度上无法100%确定自己的计划, 大多时候, 你根本无法从主管部门直到一个申请审批的具体进展, 故被动等待是必然的也是无奈的.

绿证换取会顺利吗?

我们焦急的等待……我期待7/13日前能拿到绿证

 

牢骚,总结

值得牢骚和总结的是, 前前后后, 这个case 花了太多的精力, 但并没有按照预期的那样成为最经典的预检案例, 其实在诸多的环节上还是可以改善的.

大多时候, 你并不能够通过在官方网站上提供的电话能查询到每次申请审批的状态. 如果能够实施网上申请, 相信旧机电备案申请的效率将会大大提高;

在内部付款环节中,10天的付款周期足以说明企业本身的内部流程有问题,老板介入的时候, 付款2-3天足矣,而没有老板打招呼的时候所需时间要10天甚至更长

在预检完成之后, 发货人CA 反馈所需时间太长, 足足用了7天. 3天不够吗?

检验员与发货方协调人员意见相左时, 如何协调这种矛盾, 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预检验的效率和结果,文化冲突也好, 理念相左也罢, 外商应该尊重和顺应中国法规要求

企业以business 为导向,政府以遵守法规为原则的理念并不是不可协调的矛盾.

分享到:

上一篇:二手机械进口报关之”标准“赢市场

下一篇:客户的成功,是我们不变的追求!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